性痴女成人小說 - 桃花刺青


臉書
◆精氣神大補液◆

成人卡通
◆女用草本激情液◆

北一女正妹
◆草本陰莖增大丸◆

第一次按摩影片
◆女性高潮催化丸◆
成人網站
神奇口交液
jacky 發表:

進入極度淫亂群網



莫愁在燈下,輕解羅衫,柔柔的燈光照在她身上,將她原本象牙般潔白細膩的肌膚鍍上一層金邊,她看著鏡中的自己,美麗,優雅,胸前的桃花刺青又給她添了一種神秘詭異的美,那刺青從鎖骨紋起,一直到她的左乳上方,這枝桃花在她的身體上美不勝收,但對她來說,卻是恥辱的烙印,每當她看到這桃花刺青便有刻骨銘心的痛楚。

莫愁生在一個聲名顯赫的家庭,為了心愛的男人,嫁到一個很遠的城市,一年可以回娘家兩次,冬天最冷的時候和夏天最熱的時候,她的恥辱就在這個最熱的夏天銘刻在她的身上。

莫愁的表弟任哲是個英俊瀟灑的公子哥,他的母親是反貪局局長,從小他就喜歡這個美麗聰慧的表姐,每年莫愁回家他總要纏著她,天天陪著莫愁,而莫愁對任哲也疼愛有加,畢竟姨媽很疼她,這個表弟雖然有時嬌縱一點,卻是真心的待她好。

這是個悶熱的下午,暴風雨似乎就要來臨,任哲卻不管這些,一定要開車帶莫愁去兜風,莫愁拗不過他,只好和他一起去了,車開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突然壞了,任哲下車看個究竟,卻不知從哪衝出來一群剽悍的男人,抓著任哲一定要叫他還錢,莫愁的噩夢就此開始了。

莫愁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形,雖然心裡害怕卻仍然表現的十分鎮定,她走下車來,那種從容優雅的氣度使那些氣勢洶洶的男人都看呆了,她的聲音柔和清晰卻很威嚴:「你們說他欠錢,有憑據嗎?」

一個高瘦的男子見她發問,對著這樣的女人他居然有種無力感,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種極為明顯的自卑:「是的,任哲欠我們大哥50萬,這是他寫的欠條,還不算利息的,大哥說算上利息除去零頭只要60萬。」

他把一張紙條雙手奉上,莫愁接過紙條時,他看著莫愁優雅的動作還有那只完美的手,他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,莫愁仔細的看著這張紙條,她很快的將心中的震驚與懼怕藏了起來,轉頭問任哲:「弟弟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任哲臉色蒼白,聲音裡有掩飾不住的恐懼:「是,姐姐,我欠他們的賭債,姐姐,對不起!」

「現在不是說對不起的時候,你根本還不出這麼多的錢!姨媽還不知道吧?你準備怎麼辦?」

任哲一時語塞。

此時一輛豪華的奔馳急駛而至,在眾人面前穩穩停下,車上下來的正是任哲的債主秦風。

秦風是Z市的黑幫老大,他操縱著Z市和周邊幾個地方的地下賭場,拉斯維加斯的賭神俱樂部也有他的一份,但他卻曾是名牌大學的高才生,看上去文質彬彬,氣度不凡,不知底細的人會以為他是哪個網站的CEO,絕想不到他會是操縱賭場的黑幫巨頭。

他的車早就已經到了,只是停在不遠的地方,直到看到莫愁,這個冷靜美麗的女人讓他眼前一亮,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一個女人。

他的出現立刻讓莫愁感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力,在那些人面前她有一種優越感,而這個男人卻給了她強大的壓力!她的大腦在快速的運轉,想著各種應付之策。

秦風走到任哲面前問:「你還不出是不是?」

任哲無力的點了點頭,他的眼中有恐懼,還有些許哀求,秦風突然笑了,他對任哲說:「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可以讓你不必還這筆錢,只是有人要做一點點犧牲。」

任哲雖然嬌縱任性,卻不是傻瓜,他馬上就意識到了,莫愁!犧牲莫愁!可是,他怎麼也不忍心犧牲自己美麗的姐姐,他是如此強烈的愛著她,雖然他知道這種愛是不倫的。

他大聲堅決的告訴秦風:「不!這決不行!我一定會還錢!你不要打壞主意!」

秦風的得力助手,那個高瘦的男子於溪馬上狠狠的給了任哲一個耳光:「你敢這樣對大哥講話,你不想活了!」

他似乎想挽回在莫愁面前的那種自卑,這一記耳光打的格外重,莫愁終於露出一絲慌張:「你不要打他!你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會幫他還錢!」

秦風又露出那種嘲諷的笑:「我現在不想要錢,我想把這件事情公開,如果紀檢那邊知道堂堂反貪局長的公子居然欠了一屁股賭債,你說後果會怎樣?」

莫愁呆住了,錢是小事,可是姨媽的前途,弟弟的將來,整個家族的聲譽,她似乎看到了這以後的一系列惡果,她本來挺拔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,她本來柔和的臉部線條開始變的僵硬,花容失色,但她仍然極力的控制自己,盡量使自己看起來還是鎮定自若。

「你說吧,你想怎樣?」

秦風抬手捏住莫愁的下巴,又很快的附在莫愁耳邊說了一句:「我要你!」

莫愁面色蒼白,這對她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,她感到自己開始崩潰,答應了他丈夫怎麼辦?不答應他整個家族的利益和聲譽怎麼辦?她的內心在激烈的鬥爭,終於她挺起胸,做了一個無論怎樣都會讓自己痛楚一生的決定。

「我答應你!但我有條件!這些條件你不答應,我就寧可一死!」

秦風的笑容更深了:「你還要和我講條件?好吧,說來聽聽,怎麼說我也是個生意人,看看這樣能不能有的賺。」

莫愁深吸了一口氣,一字一句的說:「我要你把這張欠條銷毀,這是第一條!」

秦風答應的很爽快:「好!沒問題!第二呢?」

「第二就是我只陪你一次,以後你不能來騷擾我或者我的家人!」

秦風又笑了:「一次?你用一次來買你的家族的聲譽?你想我會答應嗎?」

沒等莫愁開口,秦風又說:「不如這樣,你做我的女人,這樣黑白兩道就可以通吃了!」

「這決不可能!我有丈夫!我背叛他一次就已經很過分了!」

莫愁堅定的說。

「有丈夫又怎樣?我知道你一年回來兩次,回來的這段時間你只要陪我就夠了!如果你丈夫和你一起來,我就不出現,你覺得怎樣?我已經很為你打算了,你可想清楚了!」

秦風的確聰明,他用這樣的方法控制莫愁,得到了這個女人,又可以打開自己在官方更多的門路,可謂一箭雙鵰。

沒等莫愁開口,任哲卻發話了:「不行!你不能碰我姐姐!你要怎樣就衝著我來!你不要欺負我姐姐!」

「你最好閉嘴!你這什麼都不懂的公子哥!你難道還不明白,這一切都是為了摧毀你的家族嗎?」

秦風用一種極為不屑的語調說到。

「有人出錢佈局讓我算計你媽,不然我怎會找上你這個沒用的公子哥!」

「任哲!不要說了!我告訴你,今天的事情是有人要陷害你的!害了你就能傷害到姨媽,這個人一定是姨媽的仇家!」

莫愁看著秦風:「你說的我都答應,但我要你除掉那個人!」

「這很簡單,不過,要在你做了我的女人之後。」

秦風一把將莫愁拉到懷裡,聞著她秀髮上散發的幽香。

「這樣的女人,的確比60萬要好!」

莫愁用力推開他:「那麼,先把那張欠條銷毀!」

秦風拿出打火機,點著了那張欠條,看著那張紙化為灰燼,任哲突然覺得輕鬆很多,可是他馬上又意識到這是用姐姐的身體換來的!他最愛的女人!他從來沒有象此刻這樣痛恨自己!此時下起了暴雨,莫愁柔弱的身體被雨水無情的抽打著,很快她全身濕透了,白色的長裙緊緊貼在身上,美麗的身體隱約可見,秦風看著莫愁,心裡又忍不住暗暗歎服她的美麗,他一把扛起莫愁,把她扔進了奔馳車裡,於是一群人揚長而去,只剩了任哲一個人呆在無人的曠野裡。

汽車在暴雨中急馳,秦風將莫愁死死的抱在懷裡,莫愁幾乎無法呼吸,她想掙脫開,可是她的掙扎對力大無比的秦風來說只能算是一種挑逗,隔著被雨水打濕的衣服,秦風開始吻她的乳房,他口中的熱氣透過濕衣傳遞到莫愁敏感的肌膚上,莫愁覺得自己的力氣在一點點的流失,她無助的流下了眼淚:「求你,不要在這裡,求你!」

她不想在司機和保鏢面前受辱,即使她知道自己逃脫不掉,她仍想維持最後的一點尊嚴。

秦風突然放開了她,本來他是很樂於在屬下面前表演自己是如何征服女人的,可是莫愁是不同的!和他認識的哪個女人都不一樣!他看到她的眼淚,發自內心的覺得心疼,這種心疼的感覺已經很多年沒有在他身上出現過了,他擦去莫愁的眼淚,只是把她摟在懷裡,再沒有進一步的動作。

車子開到了秦風的別墅,雨仍然很大,他把莫愁抱進了房間,莫愁的身體輕盈的像片羽毛,他小心的把莫愁放在沙發上,然後開始解她的衣服,莫愁眼裡含著淚,滿是哀求,秦風吻了吻她的額頭告訴她:「我只是想幫你把濕衣服換掉讓你去洗澡,不然你會生病的。」

莫愁沒有理他,只是任他擺佈,秦風解開她的文胸,裸露出她的上身,雪白的肌膚,渾圓的肩,妖嬈的鎖骨,豐滿的乳房,他終於忍不住,俯下身去,含住莫愁的乳頭輕輕的啜吸,舌頭在乳頭周圍畫圈,莫愁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,她咬住自己的下唇,想用疼痛來控制住那快要忍不住的呻吟,秦風這樣的調情高手又怎會察覺不到。

秦風慢慢剝下她的底褲,莫愁完全赤裸了,他把手伸向她的私處,她的陰部是光潔無毛的,顏色是粉嫩的紅,他輕輕撥弄莫愁的陰蒂,莫愁最敏感的地方被碰到了,她終於發出了低低的呻吟,秦風吻住她的唇,靈活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裡挑逗著,莫愁拚命的壓制自己要去回吻他的衝動,秦風並不著急,他的挑逗已經生效了。

莫愁的陰道開始分泌出滑滑的愛液,他把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來回抽送,大拇指就輕輕的按壓她的陰蒂,莫愁再也忍不住了,她開始回吻他,想減輕這種折磨人的感覺,可是當她回吻他時才發現這種感覺更強烈了。

她覺得自己的陰道深處開始瘙癢,秦風見她已經動情,突然把手指從陰道內抽了出來,離開她的身體,莫愁馬上有一種難言的空虛感,突然秦風的手指又插了進來,修長的手指在她陰道深處攪動,她覺得更癢了,原來秦風離開她的時候去取了淫藥和性用品,他把膏狀的淫藥放進莫愁陰道深處,用淫藥來折磨莫愁讓她徹底崩潰,徹底屈服。

淫藥在莫愁體內開始發作了,那種瘙癢空虛的感覺使她快要發瘋了,她想把兩腿並到一起,可是秦風按住她的腿,她動彈不得,秦風索性把手指也抽出來,看著莫愁被淫藥折磨,他俯在莫愁耳邊對她說:「這是美國銷路最好的淫藥,在拉斯維加斯每個男人都會用它!你看你,水流成什麼樣了!」

莫愁極力的扭動身軀想讓自己好過一點,可是越掙扎越難過,身體軟軟的,卻充滿了慾望,她雪白的肌膚開始有了一層粉紅色,她開始流汗了,汗水在她的肉體上閃光,把她的肉體弄的亮亮的,被雨水打濕的黑髮散在雪白的胸前,她美的像個女妖!秦風拿出一個細巧的電動陰莖,這個東西的奇妙之處在於它擁有感應性高潮的能力,如果想讓女人到達高潮就按綠色的按鈕,如果想繼續折磨這女人就按紅色的,這個東西就會自動停下來,在馬上要達到頂峰去突然停下來,這種滋味本來就很差,等你逐漸平靜時它又會開始工作,將要高潮時再停下來,周而復始的折磨女人,秦風把這個電動陰莖插入莫愁的陰道深處,打開開關,這個東西很細,並不能很好的滿足女人,但一旦按下紅色按鈕,女人就會一洩如注了,因為他可以伸長,那種強烈的震動可以滿足任何淫娃蕩婦。

莫愁被淫藥已經折磨得生不如死,這個電動陰莖的插入使她快要高潮了,可是,就在她要到達快樂的頂峰時,它突然被抽出來了,原來秦風索性做的更絕把這東西抽出來,這樣對莫愁的刺激就更大了,等莫愁稍微平靜一下時他又把這東西插了進去,莫愁被他折磨的快要發瘋了,他卻在莫愁耳邊輕輕的說:「你想要嗎?想要就求我!求到我高興了,我就好好的玩你!」

莫愁一聽到他這種話馬上就清醒一下,這反而使她更難過,她的身體已經背叛了心靈,這樣的折磨使她更加難過,可是秦風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玩弄她,他要征服她!莫愁終於崩潰了,她哭著求他:「求你給我!我好難過!求你!」

「小淫娃,你求我什麼?」

秦風還是不放過她。

「求你和我作愛,不要折磨我了!」

「作愛?要說操你!幹你!說!」

秦風苦苦相逼。

「求你幹我!操我!強姦我!求你了!」

秦風終於滿意了,他撳下綠色的按鈕,那東西突然長了許多,一直伸到莫愁的子宮口,劇烈的震動,莫愁瘋狂的尖叫著,在一洩如注中得到了滿足。

洩身之後她頓時一點力氣都沒有了,但對秦風來說才是個開始。

秦風再次撳下綠色按鈕,莫愁已經無力叫喊了,只是剛才的一次就耗盡了她全部的力氣,這次她只能張大了嘴巴,叫也叫不出來。

陰道開始痙攣,她又一次高潮了,秦風反覆弄了7次,莫愁就洩了7次,這時的秦風也忍不住了,他挺起巨大的陰莖狠狠的插進莫愁的陰道,雙手抓住她的乳房狠狠揉捏,她美麗的乳房在他的魔掌中不斷的扭曲變形,莫愁癱軟在床上,被他幹的死去活來。

秦風什麼性交的技巧都沒用,只是狠狠的快速的抽插,這樣的幹法他以前的女人都受不了而很少用,可他在莫愁身上就放心的用,他喜歡看她被幹的死去活來的樣子,而莫愁從未像今天這樣滿足過,今天她才知道性高潮居然可以這樣狂暴這樣爽!她任由秦風操幹,她完全能感覺到秦風巨大的龜頭稜子刮著陰道的肉壁,那種奇妙的快感她一輩子也忘不了,她就這樣一直被秦風操幹,直到昏厥過去。

莫愁是被秦風乾醒的,她驚歎秦風的性能力可以如此持久,她的私處已經被操的又紅又腫,淫水不斷的流出弄濕了床單,把秦風的陰毛也濕透了。

雖然醒過來,但她已經疲憊不堪,而秦風又沒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,於是她拚命的扭動身體,不停的夾緊陰道希望他可以快點射精,秦風知道她的意思,看著她疲憊不堪的樣子他覺得很舒服,可他也知道莫愁已經到了身體可以承受的極限,他開始加快速度,呼吸變得急促,終於在莫愁的身體裡射出滾燙的精液,莫愁被這精液衝擊著與秦風飛到快樂的顛峰。

高潮後的莫愁全身無力,可秦風仍然用繩子把她綁住,腰部也牢牢固定,莫愁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,秦風吻著她的臉蛋,然後用一種藥水給她擦身體,然後拿出了一套紋刺的工具。

「我要在你身上留一個屬於我的標記,讓你看到它就想起我,剛才我們作愛的時候你真是面若桃花,我在你身上紋一枝桃花,讓你永遠記得我!」

莫愁被性愛沖走的記憶在這些話的提醒下又回來了,桃花?刺青?永遠的標記?她別過臉去,默默的流淚,她深愛著自己的丈夫,卻被這個男人用強力征服,她知道從此她將生活在兩個男人的夾縫裡,也許是三個,還有那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卻對自己一往情深的任哲,針尖紮在皮膚上,心在滴血,柔弱的她默默忍受這樣的痛楚,直到結束。

回到家,任哲急不可奈,莫愁什麼都沒說,只是解開衣服,吻痕,齒印全身都有,最觸目驚心的就是那枝桃花,任哲撲在她身上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,莫愁覺得很累,以後,以後該怎麼辦?她看著鏡中的桃花,淚如雨下。

(完)


成人壯陽催情藥品

男性外用持久

淫蕩液態催情

男性口服壯陽

女性外用催情

頂級催情助眠

強效粉末春藥

陰莖增長增大

獨家超火RUSH

男性救星愛神

超激抓猴偵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