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痴女成人小說 - 第一次與援交美眉接觸


臉書
◆精氣神大補液◆

成人卡通
◆女用草本激情液◆

北一女正妹
◆草本陰莖增大丸◆

第一次按摩影片
◆女性高潮催化丸◆
成人網站
神奇口交液
jacky 發表:

進入極度淫亂群網



第一次與援交美眉接觸(上)

作者:攝 狼

每次到我老婆娘家我都會翻臉,也不是岳父母的關係,只是老婆娘家在南勢角,每天都會塞車,最要命的是找不到車位,每每花上我個把個小時停個車,心情怎會好呢?又到了痛苦的時刻,意外的是這次一到娘家,正好一個車位空著,真好運!上樓後跟岳父、岳母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這時門鈴響了,原來是小姨子回家了。

剛認識老婆時她才上國中,轉眼已經大二了,真快。

「姊、姊夫,你們回來啦。哇、愛愛(我女兒啦,剛滿二歲)長那麼大了啊!」

『是啊,小妹妳今天一定是去約會了喔』我看著發育成熟的小姨子,心不在焉的回答。

「才不是呢,人家才剛升大二,讀書要緊囉」

小姨子嬌嗔著。

『是嗎?……呵呵』「不理你了,搭捷運熱死了,我先去沖個涼囉」

看著小姨子的背影,真想偷窺她沖涼的樣子。

只是岳父一向看重我這個長婿,可不能丟臉。

況且……來日方長嘛。

終於,小姨子從浴室出來了,我假借尿急進了浴室,哇、還都是剛剛小姨子洗澡時的香皂味道,而且她剛換下的內褲也還沒洗(真的很可愛的內褲,有別於一般成人行內褲,上頭還有隻趴趴熊),丟在洗手台旁。

忍不住的拿起來嗅一嗅,果然有一股蜜桃特有的味道,而且……內褲上還有一根捲捲的毛,哇勒!趕緊如獲至寶的收進口袋裡。

出了浴室,小姨子滿臉嬌羞的跟著進浴室。

原來她一向都是隨手洗貼身衣物的,今天正好沒帶洗衣乳,而給了姊夫我這個撿便宜的機會。

(莫非她已經知道……剛剛姊夫已經嗅過她的內褲了?不然幹痲臉紅呢)

後來老婆下廚洗手作羹湯,為了表示我這個新好男人,也在一旁陪著閒聊(岳父責繼續坐在電視前裝植物人),小姨子這時也坐在廚房門口跟我們聊天。

正巧她坐的角度在我前下方,剛剛好可以從她的領口窺視到她剛剛發育成熟的胸部。

也或許老天爺的眷顧吧,剛洗完澡的她…沒戴胸罩耶。

「真快啊,小寶,當初妳出生時大姊也是剛讀高三。

現在愛愛出生妳也是讀高三。

一轉眼就要唸大二了」

「是啊,大姊跟姊夫也結婚四年多了。」

這時我正專注的、努力的”譙”好位置,好一窺小姨子的內在。

也沒心跟他們聊,只是一昧的在一旁陪笑。

終於給”譙”到一個好位置,不僅是整個胸部一覽無遺,連小姨子的乳頭也都瞧的清清楚楚的。

也或許是看的太專注了,竟連小姨子抬頭跟我說話也沒發覺,當然被她發現囉,而且我這下流姊夫看得連小弟弟都呈半勃起狀態,這當然也一一看進我小姨子眼中。

這時我才恍然回神,原本以為完蛋了,誰料她竟然也沒生氣,看我老婆正忙著時,伸了手彈了我小弟弟一下就起身回房了,還在我身邊輕聲的丟下一句「色姊夫」。

此時我滿腦子浮現出什麼亂倫啦、性交等限制級畫面,還真以為會發生啥……結果故事到此敬告一段落,但只是這件事的一段落……

過了幾天(還是幾週吧,反正不重要啦),由於公司財政緊縮,裁員是難免的且勢在必行,想不到的是,我也在此波裁員名單中,唉哉。

但有一天,老婆要我去她娘家取物,反正橫豎沒事,就騎了機車去吧。

原以為家中沒人的,取出了鑰開門進去,就往室內進去,就當行至浴室門口時,忽然浴室門打了開來,嚇了我一跳,原來小姨子放暑假在家,外出前她都有淋浴的習慣,而且想說家裡沒人也沒穿衣服就……誰料被我撞個正著。

第一次瞧見裸體的小姨子,小弟弟果然很爭氣的豎了起來,她也意外的楞在浴室前數秒鐘,才衝回臥室去。

雖僅數秒鐘的不期而遇,猶如數小時般的令人難忘,她那美麗的身段、淡紅色的乳頭、捲捲的恥毛………「姊夫,能進來一下嗎」

大夢初醒,她叫我進房,莫非……(我又想入非非了)『喔…』「姊夫,今天看到的事不可以對人說喔,不然我也將那天姊夫偷窺我的事,告訴大姊」

『好的…』哼,小妮子在威脅我耶!「我也不會虧待姊夫的。」

不會虧待我,不知這小妮子如何不虧待我呢?「鈴……」

(行動電話響了)『喂!哪位』「姊夫,是我啦」

原來是小姨子來電。

『怎樣,找姊夫有事嗎』「姊夫,今天有空嗎?下午能不能到我家來一趟」

「好啊…」

廢話,妳姊夫現在也是中油一族(中華民國的無業遊民)。

到了以後……「姊夫,跟你介紹一下,她是我班上的同學怡菁」

『喔,怡菁妳好』果然是個美女,不知小姨子打什麼算盤?只見小姨子拉我到一旁「姊夫,怡菁小暑期打工,開學後想買一隻手機」

『打工幹麻找我,我自己還不也失業了』「她是打”援交”工啦,特別介紹給姊夫的,剛下海喔」

哇勒,這小妮子果然不安好心,陷害自己姊夫!「放心啦,我不會告訴大姊的,我也缺隻手機…」

什麼嘛,簡直是勒索。

瞧一瞧她同學,其實真的滿不錯的,也就不禁動了凡心。

小姨子見我不出聲,鬼靈精怪的眨了眨眼「姊夫,那我先走了,別忘啦我的MOTOV70喔」

哇勒V70一隻不是要近二萬元嗎,真虧大了。

想不到當我還杵再那不知該如何下手時,怡菁已經脫下了上衣……「姊夫(她竟然跟小姨子一樣叫我姊夫),聽小芳(我小姨子的名子,對了,一直忘了介紹)說,妳好像滿色的」

死小芳,一定是把偷窺的是跟怡菁說了。

「對了,姊夫介意我先洗個澡嗎,外頭還真熱啊」

『喔……好…好……』終於擠出一句話來了,而且還遜斃了。

「姊夫不一起嗎」

怡菁邊說邊脫下了蘇格蘭裙,露出了白色內衣褲,這時我的小弟弟當然也爭氣的豎了起來。

『可以嗎?那……』唉,真是遜透了,平時還自以為風流蕭灑的……七手八腳的脫了外衣,到了浴室裡,只見怡菁不急不徐的試水溫,好像臉上還有似笑非笑的表情「姊夫,能幫我嗎」,怡菁轉身背向我,示意我幫她開胸罩。

怡菁此時已轉身背向我,我伸出顫抖的雙手,不相信眼前的事實,結婚四年多一直奉公守法的我,沒想到”第一次”竟發生在老婆娘家,而且還是小姨子居中牽的線。

撥開了怡菁胸罩的鈕扣,她轉身面向我,天啊,好像一陣暈眩襲來,現在距離她裸露的胸部不到一公尺,不…不到半公尺。

那年少的軀體、及肩的秀髮、淡粉紅色的乳頭,不禁令我痴狂,稍一回神,續往下瞧,白色的內褲透著迷人的、微捲的恥毛痕跡,又一次狂敲我的心痱。

「姊夫,你這麼看怡菁會很不好意思的耶」

彷彿千里遠的聲音,一下子將我拉回現實。

『喔,對不起怡菁,實在是你身材太好了』「哪裡,姊夫真愛說笑,跟小芳比起來怡菁可就小兒科了」

這到實在,我也肖想小芳(我小姨子)很久了。

『不會啦,年輕就是美的……』我到沒說謊,真的,十多歲的身體就是不一樣。

半跪著幫小芳脫下了內褲(我是說怡菁啦,想到哪去了真是的。)

,神秘的恥毛蹦了出來,忍不住的輕輕撫了起來(這舉動可能很拙吧),逗的怡菁一直笑。

忘了自己還沒脫內褲,就將水噴灑在身上,怡菁更是笑不可支。

唉,真枉我風流一世、出糗一時啊!

又是七手八腳的洗完了澡,跟著怡菁進了小芳的房間,此時怡菁突然撲向我吻了起來,乖乖,現在的Z世代新人類還真主動啊(差點嚇壞了五年級的我),好像是她在玩我。

熱吻了許久,也算恢復了些許自信心,雙手開始向怡菁身上探索了起來,用手指摳她的胸部,小乳頭一下就硬了,繼續往下探,蜜穴早已濕搭搭的。

「姊夫,你要溫柔些喔,人家是第一次」

第一次,我看是今天第一次吧。

『怡菁,妳好美喔,我要進去囉』「嗯…」

『嗯……嗯……』「啊…」

終於,第一次背叛了老婆,我把自己的小弟弟插進了怡菁的蜜穴……真的好久沒這麼……快活了,自從寶貝女兒出世後,跟老婆作愛總是扭扭捏捏的,深怕把女兒吵醒,當然也就不能盡興。

一連換了幾個姿勢,嘴也不停地在怡菁身上狂吻,終於達到了高潮。

『怡菁,你真的很……』「很什麼呢?姊夫」

『我一時也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,下次見面在跟你說好了』下次?也不知道有沒有下次,畢竟失業的我可沒錢一直援交,總不能跟老婆伸手吧。

「好啊,對了,下次找小芳來」

小芳?玩3P嗎!『不行吧!她終究是我小姨子耶』「姊夫,想歪了喔,我是說找她來一起去玩啦」

怡菁嬌嗔道。

哇勒&*※◎!!

我還真的想歪了。

臉又綠了一半……『喔!我是說……說…她不會洩漏嗎』「不會啦,她自己也有…」

怡菁忽然不說下去了,也有什麼?莫非……接著跟怡菁進了浴室,此時我終於找回自己,在浴室裡狂吻著怡菁,胸部、腹部、下體等。

後來怡菁也沒跟我拿錢(大概知道我失業,而且我其實也滿帥的……︿_︿)。

事後我對老婆更加的溫柔(大概是心理愧疚吧),直到有一天「鈴……」

「喂,姊夫嗎?我是小芳啦」

『喔!』

小妮子突然找我準沒好事。

「今天好熱喔,我想去翡翠灣游泳」

『就我跟你啊?』

我回答著。

「哦,色姊夫,好啦、我找怡菁一塊去啦」

『妳……別亂說』其實此時我心裡已是七上八下了。

『那妳在哪,我開車去接妳』「我在中正橋啦,你幾點到」

看了看錶,九點十分,這道中正橋開車大慨20分鐘。

『我約九點三十至三十五分到。』

「那好,等姊夫到了再一起去接怡菁」

當車駛至中正橋附近時。

「姊夫,我在這啦」

將車開靠近,小芳上了車「走,過橋第一個路口右轉」

這時我才注意到,小芳今天穿了件超短牛仔裙,白色T秀,整條腿都露出來,真想摸她一把,尤其底下配上黑色涼鞋(雖沒穿絲襪但因年輕,白裡透紅的皮膚真想俯身吸允她腳趾),超性感的。

由於車子座位較低之故,小芳一上車短裙就往回縮了些,讓我看到她的內褲,哇勒#﹪&*※!!

粉紅色透明雷絲的,比她姊姊(就是我老婆啦)還性感,一時間也忘了開車,只顧盯著她內褲瞧,幻想著內褲裡毛茸茸的蜜穴,要是我的小弟弟能夠進去一探……「哦、色姊夫又在亂看囉」

又被小芳抓包,看來V70是非買不可了。

「等一下到了,怡菁她就在前面啊」

果然,怡菁穿著青綠色洋裝,彷彿盛開的花朵般走來。

「嗨、色姊夫,又見面囉」

哇勒﹪&*※◎!!

我真成了”色姊夫”了。

怡菁上了副駕駛座,小芳則坐後座。

一路上有說有笑的,絲毫忘了我正失業中。

車行至汐止交流道附近……「怡菁,妳要換泳衣嗎」

小芳在後座嚷著。

「在這裡啊,妳不怕被色姊夫看光光啊」

「哼,看得到又怎樣…」

此時我心已是七上八下的,怡菁隨即爬到後座去。

不一會,小芳真的脫去上衣,拿出泳衣穿上。

我猛望著照後鏡瞧,小芳也不躲不閃的,還向我做個鬼臉。

這小妮子還真敢啊,雖然我的車窗有貼隔熱紙,但前檔沒貼也不怕別人看到(此時若真有來車駕駛看到,肯定會出車禍的)。

不只這樣,小芳還接著脫去內褲(直接從短裙內脫下),瞧的我差點沒當場噴鼻血,可惜當時在開車,只能隱約看到毛茸茸一片,雖也曾在岳父家瞧到她全裸的景象,但畢竟有別於現下之情況。

接著怡菁跟著發難,由於她穿洋裝,換泳裝時不得不全身脫光,雖曾跟她有過一夜情,此時依舊不免血脈賁張。

終於香豔刺激的車上更衣秀演完了(我也很慶幸沒發生車禍),抵達目的地翡翠灣,跟兩位大姑娘高高興興的玩到下午,曬太陽曬到快脫皮,於是小芳提議打到回府,雖有點不捨,也只好往回程出發囉。

直到下中和交流道時,小芳嚷嚷有事要下車,頓時車上又只剩我跟怡菁二人。

『時間還早嘛,怡菁妳急著回去嗎?』

看看手錶才三點多一點,於是我提議著『不如我們…』「哦、色姐夫又要炒飯了喔,小芳果然沒說錯,呵呵」

『喂、什麼嘛,那麼熱、我是想問你要不要去吃冰啦,真是的』「是嗎,好吧!去你家吃」

我家?算一算老婆她六點才下班,應該沒問題吧。

索性將車再駛上北二高,往木柵駛去(我住木柵)。

「哇、姐夫你住世界山莊喔,真有錢」

車到家路口時怡菁嚷道。

『別虧了啦,有錢的是我老子,別忘了我現在沒工作』也是事實。

一進門,怡菁就脫下洋裝(游完泳時她只脫下泳裝,並未穿回內衣褲),此時她已是全裸了,小弟弟受刺激頓時翹了起來。

「哇!姐夫你家真大啊,住在裡面還真幸福喔」

怡菁彷彿穿著衣服般的自然,反倒是我…「姐夫,可以借用你家浴室嗎,我沖個澡」

此時我在也忍耐不住,撲向怡菁,邊狂吻著她邊撫摸她胸部、陰部。

最後順著鼠溪摸到她小豆豆,只見怡菁渾身打顫,愛液流的蜜穴都濕透了。

於是她也脫掉我的衣物,伸手套弄著早已暴漲的小弟弟,進而將弟弟含進口中。

就這樣,我趁老婆上班之際,第二次背叛了她,而且在自家床上………

『怡菁,妳記不記得上次在小芳家,我對妳說一半的…感覺』春風一度,躺在自家床上摟著可人的美眉怡菁,一邊撥弄著已經硬起來且是粉紅色的乳頭,一邊問道。

「嗯、姊夫說啊……」

『妳給我一種壞壞的感覺,要不是小芳,我大概這輩子與妳這樣的女孩無緣。』

「不會啊,姊夫你長的很帥啊」

小妮子說的倒是事實「好幾次到小芳家去都有看到你,早就想認識你了,你好酷都不搭理人家,還以為你看不上怡菁呢!?」

『以前你看過我?在小芳家??

喔!不是啦,因為每次陪老婆回去都會塞車,找個車位也要找半天,所以情緒都很差』提到了老婆,對了都五點半了,她也該下班了『你那麼美我怎麼會故意在你面前耍酷呢!』

「是嗎,色姊夫…」

要命,說到這裡怡菁又低頭下去,捉住半勃起的弟弟含了起來,眼看老婆大概在半小時就回到家,該煞車嗎?……「鈴………」

此時電話響起。

『喂、哪位?』

忍住怡菁小嘴不斷的刺激,接起了電話。

「老公啊,是我啦,今天公司有些是要處理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可能會比較晚回家」

那就是說老婆要加班囉,平日最痛恨老婆加班,總會因加班的事而吵架,今天卻……太好了,但為了怕留下破綻,還是裝一下。

『又要加班喔,孩子都不顧了』說的好心虛『算了,反正我失業在家,小愛愛我去接好了,你大概幾點回來』假裝關心一下,好知道何時該……該清場。

「你不生氣喔,放心,我敢在九點前回家啦」

『沒關係、慢慢來,免得公事沒處理完到時明天又要加班』「嗯、那老公掰掰了」

『掰掰…』好在掛了電話,調皮的怡菁知道是老婆來電,突然特別賣力的吸允起來,電話中差點就穿幫了。

『臭怡菁,你故意的喔,看我的……!』

掛上電話隨即抓起她,來個頭上腳下,幹麻?當然是報仇囉。

剛剛她趁人之危,現在我連本帶利的還她。

「啊、救命啊,不要啦色姊夫」

怡菁忍不住刺激的求饒。

怎可輕易放過這機會,將頭埋進怡菁的陰部,伸出舌頭狂撥她的小豆豆,一陣狂吻狂吸的,弄得滿頭滿臉的蜜汁。

『還叫我色姊夫,叫城哥啦』狂吸之下還邊撥弄她的乳頭。

「不要勒,我偏要叫你色姊夫,啊……嗯……!色姊夫!啊……」

一陣混亂,挺腰進洞,哇,好久沒一天二次了,還是滿神勇的嘛。

………隔天---「鈴…………」

『你好,哪位?』

「色姊夫是我怡菁啦」

老婆才剛出門上班,這小妮子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來,敢情是我功夫了得,小妮子意猶未盡囉?『怡菁喔,怎樣是想我喔』難掩心中興奮。

「哼!誰想色姊夫啦,少臭美了」

臭丫頭還嘴硬。

「我現在跟小芳在錢櫃,你要來嗎」

錢櫃?不就KTV嗎!一大早去KTV唱歌,有沒有搞錯!!

『不會吧,你們是給他想當歌星想瘋了嗎,現在才九點耶,去KTV幹麻啊!!』

「色姊夫你少土了好不好,我們是從昨晚唱到現在的,現在其他人都走了,只剩我跟小芳,覺得你老人家聲音不錯,想找你出來唱唱歌啊」

「而且KTV早場的很便宜耶」

『嗯、好吧!我穿個衣服就去』「哦?色姊夫現在沒穿喔,又幹壞事囉!!」

哇勒﹪&*※◎『是啦!待會到了就知道了……』「哦!怡菁怕怕……呵呵」

三兩下穿好了衣服,跳上計程車直飆錢櫃,好傷喔,失業還搭計程車,最好這趟值回票價。

「哇、色姊夫到了,真快」

『嗯、想妳啊』話才出口發現小芳也在場,不知該不該這麼說。

「姊夫、大姊上班了啊」

小芳如是說道。

『嗯、難道我找她一起來嗎?』

突然心中浮起罪惡感,但這感覺立刻被桌上的一包東西趕走。

「色姊夫、要不要駭一下啊」

怡菁說。

『駭?』

「笨、就是搖頭啊!」

原來桌上的那包東東是新聞裡看過的搖頭丸。

『不好吧、完一警察臨檢不就……』心中有些不安。

「色姊夫、你還真給他有色無但膽啊」

怡菁這句話真說到我我懷裡,這生最怕人激。

「條伯伯不會一大早臨檢的啦」

『嗯……』隨手拿了一顆,把玩了一下後……到了半杯啤酒吞下。

不一會,也不知是酒精作怪還是搖頭藥效發作,真給他感覺很駭,連平常聽了猛搖頭(不是陶醉的搖頭,是聽部下去的搖頭)的周X倫的歌都忽然悅耳了起來。

『小芳、再叫一瓶玫瑰紅露,酒沒了』「哦……」

小芳應聲竟走出去叫,不是有個服務鈴嗎,還是她也駭了?此時怡菁突然靠了過來,拉我出去跳舞,接著是童安格的情歌(不錯,就是五年級的我點的,怎樣),摟著怡菁跳起慢舞。

雙手搭在她的屁屁上,撫摸著。

怡菁今天穿著很辣,而且還穿絲襪。

大概跟小芳約好的。

小芳倒是常見她穿絲襪,應該是常盯著她瞧才對。

「姊夫我回來了」

小芳終於回來了,進門瞧見我跟怡菁再跳慢舞,也嚷著一起跳。

此時只見一個五年級的人摟著兩個小辣妹,跳著慢舞,而且兩隻手摸著兩人的屁屁。

摸著摸著,該死的少爺送酒進來,打斷了摸屁屁舞。

回到座位上,小芳跟怡菁依舊依著我而坐,我雙手依舊不老實的撫著他們,但因為是坐著摸不到屁屁,就摸起大腿(跟小芳第一次接觸)。

「色姊夫,今天真是左右逢源、艷福不淺喔」

怡菁說著。

『嗯……』搖頭藥力持續著,我界藥力之助摸近兩人裙內……『今天小芳好性感喔,真讓我快認不出來了』手上摸著嘴也沒閒著。

「哦、色姊夫肖想小芳很久囉」

怡菁竟一語道破,若平時可能尷尬至極,但藉藥力之故反有催情的效果。

『是啊!誰叫我們小芳那麼漂亮……』未說完小芳竟撲身而上,對我吻了起來。

怡菁一旁亦不甘示弱,竟解起我褲帶掏出了弟弟。

此時一邊吻著小芳,除了考慮倫理外,還要抵抗搖頭藥效以及怡菁在下邊的刺激(說著說著怡菁已經含起我的弟弟),在寡不敵眾之下,終於伸出魔爪向小芳的胸部摸去………

我那孤立無援的倫理道德觀,終於敵不過搖頭丸及怡菁雙重攻勢(此時怡菁已經含起我那充血勃起的弟弟),我伸手摸向小姨子小芳的胸部,這一切就發生在周五早上九點半的錢櫃KTV「姐夫、不好吧!萬一被大姊知道……」

小芳還在掙扎?『那就瞞著她囉……』「對啊、及時行樂最重要」

怡菁含著弟弟支嗚的說著。

「嗯……」

終於摸到了平日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---小芳的胸部,約33C的尺寸(目視的,對女人胸部一向只會看,不懂如何計算),正好讓我這曾打過高中籃球校隊的大手—盈握,刺激之下弟弟又好像漲大了些(幻想的啦,不行喔!12公分的小弟弟跟我180的身材比…夠可憐了,你是要怎樣),撥開白色的胸罩,終於…終於…終於看到令人感動的,完美的—小芳的乳頭,更感動的是…我即將去撫摸她,不是作夢啊?剛剛只是做計程車,應該搭直昇機來的。

『芳、妳好…妳好大喔!』

「色姐夫……哼!」

小芳嬌嗔著道。

此時怡菁竟脫下了外衣裙,不愧是Z世代的辣妹,身上剩下粉紅色的胸罩、內褲,還有膚色偏白的褲襪(城哥也算是褲襪迷,瞧到這副風景,12公分的弟弟硬是ㄍ一ㄥ到了15公分),受此嚴重刺激,受惠的當然是小芳囉,我索性掀起小芳的短裙,直搗花叢!「色姐夫……你……」

怡菁看來是要發動另一撥攻勢了,七手八腳的脫光了自己,竟坐了上來。

(坐哪?當然是我腰部囉!)

小弟弟順勢滑進怡菁的蜜穴,怡菁正努力的上下套弄著……當然,我也沒讓小芳閒著,趁怡菁套弄的刺激下,脫去了小芳的底褲,終於見到了濕濕的蜜穴(感動),迫不及待的用手指插入「嗯……姐夫,不好吧!對不起大姊啦。」

小芳雖這麼說,還是邊吻著我。

「我們誰也不說,她怎會知道呢!」

怡菁忙著也還不忘給小芳洗腦。

你能想像嗎,在KTV裡一個全裸的女人(怡菁)跟一個半裸的女人(小芳)同時被五年級的我征服,或是該說這兩個女人在KTV的包廂裡征服我這五年級的男人!我低頭舔小芳的乳頭,小芳頭後仰好像極為享受,更刺激我的行進腳步。

該死的怡菁絲毫沒放過想放過我的樣子,依舊死命的上下套弄—用他的蜜穴套弄我的弟弟。

『啊……』終於小弟弟不敵怡菁的蜜穴,我繳械了。

「哈哈、色姐夫出來了喔,看你怎麼跟小芳炒飯」

怡菁還不忘將已垂頭的小弟弟舔個乾淨。

『你還好意思說,虧你還是小芳的死黨』此時我已低下頭,除了享受怡菁的”清潔工作”外,並品嚐著小芳多汁味美的蜜穴。

「姐夫、啊!不要……」

忽然還是被小芳給推開了,不知是藥力的消退、或是小芳倫理感的…作祟,還是讓我沒能完成一親小芳芳澤的心願!!

沖沖的穿上內褲,整理好衣服,褲襪也沒來得及穿上的小芳,丟下滿臉疑惑且全裸的怡菁與色姐夫,離開了錢櫃。

「色姐夫欺負小芳喔!!」

怡菁還是在捉弄我。

此時我也清醒許多,回想剛剛刺激香豔的一幕,好像作夢一般。

但全裸的怡菁依舊在啊,表示剛剛一切雖不是那麼真切,但也絕非作夢。

小芳一走,性趣缺了一半,眼前的怡菁依舊誘人,但………摟了摟怡菁,幫她穿上內衣褲、褲襪與衣物等,離開了錢櫃,重回失業現實的世界。

『小芳,你知道我是最愛你的……』摟著心愛的小芳,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啊。

「是嗎、姐夫,那…大姊怎麼辦呢?」

全裸的小芳依委在我身旁,小手還直在我胸膛繞著圈圈「我可以跟大姊共享姐夫,但大姊她會同意嗎」

『這……』我猶豫著。

忽然有人開門進來,我跟小芳一驚之下也忘了穿衣。

結果竟然是小芳的大姊(就是敝人在下我的老婆啦)回家了。

「大姊……!」

小芳嚇的結巴。

『小芬(老婆的名子,當然也是虛構的囉)妳怎麼回來了』心想捉姦在床,這下完蛋了。

「死鬼,老娘早就懷疑你了」

看來老婆真的生氣了「沒想到你真的跟野女人有一腿」

說著轉向小芬「好啊,小芳你這吃裡爬外的傢伙,竟聯合姐夫欺負大姊,原來這野女人竟是妳…」

「大姊、對不起啦…」

小芳嚇哭了。

『小芬、聽我解釋……』我還真不知要如何解釋。

「別說了!你們……」

老婆氣的衝出臥室,轉身至廚房取了把冷凍刀回來。

「姊……」

老婆彷彿瘋了似的,拿著冷凍刀刺了過來,只見小芳手握刀柄,不一會兒血噴了出來「大姊!妳………」

『小芳!小芬妳……她是妳妹耶』啊!忽然起身,流了滿身的汗,這一切原來只是做惡夢,老婆不就在身旁熟睡嗎!看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不是瞎掰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次與援交美眉接觸(下)-台中遊

作者:攝 狼

「鈴……」

老婆才剛去上班電話又響了!「色姊夫喔,我是怡菁啦」

小妮子一大早就來電「尿床囉,快起來尿尿」

『嗯、不會啦,我有包我女兒的尿布』依舊睡眼惺忪的我還捨不得被窩。

「我們要去台中玩,色姊夫要不要去啊?」

『妳們??』

聽到”玩”,醒了一半。

「對啊,我跟小芳還有另一位同學,快點,我們在車站等你」

『喔』媽的,才八點半就把我挖起來,最好是值得,不然……對了,還沒正式介紹一下劇中人;小芳,故事的女主角,我老婆的三妹(三千金中的老么),今年十九歲、大二,身高約168公分,體重50公斤。

三圍33C、25、36(目視的啦!對於女性的身體,我是只會欣賞);怡菁,第二女主角,因小芳的介紹而認識,跟我有數次甜蜜關係……169公分高、重約48公斤,三圍只有上圍比小芳差些,但也不錯。

小芳的同學兼死黨。

我啊,36歲。

180公分65公斤,待業中。

雖然我是比較哈小芳,但因為種種因素始終未能如願,而且小芳的戲份有越來越賞的趨勢。

倒是第二女主角怡菁,因為跟我處於”熱戀”的狀態,戲份好像越來越重了………

「下一站、台北車站,要到淡水、新店、南勢角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……」

跳下了車,撥了通電話給怡菁……「色姊夫啊,你到了嗎?我們在B2售票口前啊」

搭電扶梯到地下二樓,就看到小芳、怡菁還有另外一位美眉,挖勒#&*※!!

應該是美女才對,小芳她們班上女生是篩選過的嗎?都那麼的可口…嗯…我是說有氣質。

「色姊夫跟你介紹一下,她是我們班的班花,叫筱琪」

怡菁介紹著「筱琪,她就是我們常跟你說的”色姊夫”」

完了,才第一次見面就名聲不保。

『筱琪妳好』口水都快留下來了,真丟臉。

「色…嗯…姊夫你好」

『票買了嗎,台中我住過5年熟的很,可以帶你們去玩』「姊夫、筱琪她是道地的台中人耶,她住了快20年了」

挖勒好個小芳芳,感吐我朝!!

「走吧!我有預感今天一定很好玩」

怡菁忙著出來打圓場。

「其實我住台中也很少出門耶,我想……今天還是由色……我是說由姐夫帶路吧」

唉哉!看來我這個”色”姐夫已經深深的烙印在筱琪心裡了。

搭上了火車,一男三女台中旅行團就這樣出發了,由於並非假日,車上也沒幾隻鳥,於是我們就找了一節較沒人的車箱坐下。

好像理所當然的,我跟怡菁坐在一起,小芳則跟筱琪一道坐。

這節車箱除了我們一行四人外,就只有一個老伯伯,好像是我們包了下來一樣。

話說車剛過板橋站……「色姐夫、我想尿尿,可不可以陪人家去啦!」

怡菁真是多屎多尿,但要我陪好像怪怪的,但…反正小芳跟筱琪也沒啥意見,就陪她去吧。

到了廁所,忍不住摟著怡菁熱吻了起來,當我將手伸去撫摸她胸部時,卻意外的遭怡菁阻止「色姐夫不可以喔,小芳和筱琪都在,等等我們還怕沒機會嗎,況且現在不嫌太早了些」

什麼嘛!!

是妳叫我陪你上廁所的,害我積的滿肚子慾火卻這樣說。

其實女人啊、不管是死黨也好、朋友也罷,不會停止暗中較勁的,怡菁此舉就是有向小芳較勁的意味。

明明是我跟筱芳認識在前,而且又非常哈她,卻淪為怡菁的”戰利品”,怡菁當然不放過任何炫耀的機會。

終於到台中了,當初因愛上台中的天氣(曾在台中服役五個多月),才與老婆南遷購屋定居,原以為從此當定台中人的,卻沒料到921地震硬生生的把我嚇回台北去!枉費我在台中買了間”豪宅”(其實只不過是33平的大廈住宅),還花不少錢裝潢……『喂、老李嗎,我剛到台中啦,今天…今天方便跟你借車使使嗎?』

老李是讀大學時的同學、好哥們,有多好呢??

他現在的老婆是我讀大學時的馬子,不過他不知道就是了。

而為了彌補”朋友妻不可戲”,所以我台中的”百萬豪宅”(這沒吹牛,當初連車位花了我400萬元)便無償借住他們夫妻倆,唯一的條件就是當我有需要時,他們也需無條件收容我。

今天是第一次找他收容。

「沒問題、你在車站嗎?我去接你」

老李果然豪爽的答應。

『喔、是我們啦,除了我還有三位…三位姑娘』「是嗎!呵呵,同學你過這麼多年了,依舊是色性不改啊」

『哇勒什麼跟什麼嘛!是倫家邀請我的耶,我豈有不赴約的道理』「喔、都36歲的人了,還那麼艷福不淺啊…」

聽的出老李羨慕的很。

『別廢話了,我們在對面的早餐店等你喔』「嗯嗯」

於是一行人到早餐店……「哇、還真的給他有點餓呢」

怡菁顯然是真的餓了。

「現在快11點了,等會午飯吃的下嗎」

小芳猶豫著。

『暨來之則吃之,出門在外哪有一定的吃飯時間,也許午餐得三四點才吃的到』我找機會跟小芳說話,一路上他有些故意迴避我的感覺。

「對啊對啊、老闆!我要漢堡蛋……還要…」

哇!怡菁就是不懂得客氣。

「叭……!」

當我邊吃早餐邊欣賞眼前這三位美人,想著今天該如何下手時,喇叭聲嚇了我一跳,原來老李來了,他那91年的天王星至今十多年了,還健在於人世啊。

「喂、城哥……」

老李一下車就跟我使眼色,要我出去談。

『幹麻啊』「我剛跟公司請了假,今天…今天……」

老李不安好心的樣子。

『反正坐的下,一起去吧』老李有些驚訝我的爽快『但我最近沒工作,你……懂吧』我也打著我的算盤。

「唉呦!老同學還說這幹麻,你房子免費借我夫妻住,而且你遠來是客,當然是我盡地主之誼的時候了」

老李說這話時,眼睛卻直往早餐店那三位姑娘瞧,頗有獅虎盯著獵物的氣勢。

『那…你吃飽了嗎,要不要………!!』

我也不是省油的燈。

「喔……我吃飽了」

老李隨即意會過來「老闆、多少錢?」

不愧是老同學兼死黨。

付完帳一行人欲上車時,老李嘛當然是駕駛,但此時我卻有些猶豫……眼前這三位該如何分配座位,怡菁嘛當然不能跟老李坐囉,小芳又是我小姨子,而筱琪、又是那麼的可口,真為難我啊。

此時卻見小芳主動開前門上了車!我們也只好上車囉。

我故意說中間有個高凸物不好坐,讓兩位姑娘坐兩邊的位置,其實……(不用我多坐解釋了吧)。

於是往郊區出發。

「ㄟ、城哥你不跟我介紹一下嗎?」

一上車老李就有些迫不及待。

『嗯!坐你旁邊的是我的小姨子小芳……』「哇、早就聽城哥說小芳是個大美女,果然……不錯不錯」

老李你馬擦擦口水好嗎!『再來我右邊是怡菁…』老李從照後鏡跟我使個神秘的眼色,我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『我左邊是筱琪,都是小芳的同學』繼續跟三位介紹『開車的這隻是我東海的同學,姓李,你們直接叫他老李就行了』「哈……」

怡菁和筱琪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「哇!城哥你怎這樣說,是這位帥哥才對,什麼這隻!又不是畜生」

『畜生是你說的喔』又將了他一軍。

「哈……!」

大家笑成了一團「對了!你們去過九族嗎?」

老李問道。

『去過啊,不過好像多了個纜車到是沒坐過』「那先去九族走走囉」

『嗯』反正出錢的是老大,你怎麼說都成。

「鈴……」

一看來電顯示,是老婆耶,趕緊要車上禁音。

『喂、老婆啊。』

「嗯、老公跟你說,我們公司…公司要派我……派我……」

老婆支嗚著。

『什麼啊!』

我有一種預感。

「是這樣的,高雄分公司出了些狀況,公司派我跟另一位經理南下……南下處理」

『什麼!!』

我聽了很興奮,故意裝出生氣的樣子『為什麼是妳!!』

「老公你別生氣嘛!我是公司財務部門的主管,當然要去處理囉」

『那……去幾天』依舊裝成生氣的聲音,但有些興奮的顫抖,還好老婆沒聽出來。

「大3。

4天吧,我一處理完就會趕回台北的」

老婆道歉著說。

『喔』心想機會怎麼那麼照顧我『自己小心囉』馬上撥電話給保母,扥她晚上帶小孩。

「老婆出差喔……!」

老李奸笑著問。

『嗯』「那今晚……」

果然是死黨,有默契。

至於九族的一切,就是吃吃玩玩嘛,跳過!直接到晚上……由於玩得很盡興(花了老李不少錢,當然盡興囉),於是我提議明天再去玩。

『老李今晚就住你那囉!』

「可以啊!」

意外的他竟然答應,他老婆呢…?買了些酒、小菜、零食,車開到忠明南路我的家(應該說老李的家),哇!快兩年沒回來了,有點近鄉情卻。

上了樓,老李開了門,見到一位美麗的少婦迎了出來。

「城哥、真是好久不見了」

『妳…妳是……妳真的是美鳳?』

「拜託,什麼真的假的,我老婆阿鳳啊,不記得了!」

美鳳真是越來越漂亮了,當初讀東海時我跟美鳳是系上公認的系對,由於我跟老李同年級不同班,所以他不知情。

後來是畢業後同學會,他才跟美鳳認識的,近水樓臺(畢業後我回台北)加上老李不用當兵,他才贏得美人芳心。

看來今晚熱鬧了………

「飲落去飲落去,抹醉啊我抹醉……」

拜託,每次老李喝醉總是唱這第一百零一條歌。

看看錶快12點了,除了我,好像所有人都醉的亂七八遭的。

這時怡菁趁著醉意…「色姐夫,妳到底愛不愛倫家」

拜託,怡菁還真是豪放,說著說著解起了我的褲帶,我趕緊裝醉,順勢脫下她的衣服…『愛啊,我當然愛啊,妳、小芳、筱琪還有美鳳我都愛』我裝傻回答。

但其實是真的,此時此刻我都愛,都想愛!「姐夫最壞的,有了大姊還要我,想左擁右抱啊」

小芳酒後吐真言。

「我是願意跟大姊分享姊夫的,但怕對不起大姊……」

這句話…不是曾出現在夢境中嗎!「小芳妳想太多了」

怡菁被我脫的差不多精光,她索性去脫小芳的衣服(好個怡菁,真會陷害朋友,到是替我省事)。

酒精的力量還真可怕。

「城哥、你怎麼不通知就先下手了」

老李醉的不知在說什麼,好在現場四位女性也是醉的一踏糊塗,不然真會翻臉走人的。

接著老李竟然抓起美鳳,脫了起來。

看來唯有筱琪不知該如何對他下手……在怡菁脫光了小芳後,死性不改的又來跟我小弟弟玩親親,酒精的助威下,12公分的弟弟竟暴漲至15公分。

『筱琪、不熱嗎?大家都脫了!來我幫妳』借酒裝瘋,試探筱琪一下。

「喔、色姐夫……我是說姐夫,那就麻煩你了」

果然也是個悶騷鍋。

接下來的畫面用”酒林肉池”來形容,還真不為過;除了怡菁含著我那暴漲的弟弟外,老李也正努力的吸允著美鳳的蜜穴,而我呢!我當然不會閒著,我把頭埋在小芳的胸部,品嚐33C的波波滋味,左手更是抽空去撥弄筱琪的小豆豆「啊…色姐夫…嗯……你的手……好舒服啊…不可以………好舒服啊!」

筱琪忍不住的哀嚎了起來。

老李憑著他那獸性摸到了筱琪身邊,竟然當他老婆的面提槍上陣。

好小子、我哈了一天的筱琪倒是給你趕了先!算了,等等看我如何搞你老婆,回味一下東海系對的滋味。

我假裝不支倒下,正好倒在小芳蜜穴旁,哇…這不就是迷人的蜜穴騷味,趁小芳未及反應,伸出舌頭迎向對著我的蜜穴「姐夫……嗯…姐夫…這樣成嗎…嗯…」

小芳支嗚著,彷彿配合著我舌頭的抽插般。

「色姐夫、讓你如願了喔」

怡菁好像酒醉三分醒般,嚇我一跳,趕緊挺腰,用弟弟塞住她的口「色………」

底下的話終究沒讓她說出口。

「老李…我…嗯…啊…,嗚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
聽著筱琪的哀嚎,無異是給了我一劑強心針,抽出含在怡菁口中的弟弟,頂向小芳……怡菁此時”爬”到美鳳身邊,跟她玩起了女女69遊戲……終於…終於…我終於狠下了心,將腰向前一挺,弟弟滑進了小芳蜜穴,老婆我對不起妳了,要怪只能怪妳媽囉,既然生了美麗的妳嫁給我,又何苦再生個美麗如妳的小芳來考驗我、誘惑我!!

(哪個男人經得起如此考驗的)「姐夫…不行啊……」

小芳發覺我的插入「會對不起大姊的……嗯…好…舒…」

終究沒把”服”說出口,算是矜持吧。

我又怎可放過她,努力的抽弄著『小芳,我真的喜歡妳』「姊夫……」

看來到這地步,小芳也沒拒絕的意思「嗯…喔………」

小芳呻吟著。

說著說著老李不行了,只見他抽出小弟(他的可不小,約17公分吧),將一股白色的精全數噴在筱琪的肚子上,只見筱琪嬌羞的看著我幹小芳……淫蕩的怡菁爬到老李身邊,用舌頭幫他清理著;美鳳卻向我這靠了過來,舔我的胸膛、蛋蛋與屁眼。

我繼續加速的前後做著活塞動作「姊夫…我…快不行了…嗯…」

小芳求饒著。

『小芳…我…也……嗯……』眼看我也快繳械『美鳳妳…』此時美鳳趴到小芳底下去,舔我跟小芳結合處(我採狗爬式-由後方插入),一陣快感襲來「姊夫……」

『小芳……』看來我跟小芳同時達到高潮,感謝酒精的幫忙,我跟小芳的”第一次”沒讓我漏氣(通常我都是先高潮的)。

美鳳順勢將我抽出來、疲憊至極的弟弟含了進去,我回頭看了老李一下,媽的!那小子已經跟怡菁熱吻了起來,而且軟掉的弟弟好像又呈半勃起狀態。

我俯身吻起小芳的蜜穴,還有些我自己的味道,管他的。

忽然眼角餘光看到了筱琪,那小妮子竟坐在不遠處,含羞地看著我,而雙手撫摸著自己的蜜穴。

於是向她招了招手、示意她過來,百忙中騰出右手去撥弄她的小豆豆…「色姊夫…我…嗯……」

果然來勁,一下就進入狀況!「姊夫…啊…嗯……不要…不要舔那裡啊……不可以……嗯…」

小芳亦不弱。

而底下美鳳舔著舔著,竟也把才剛垂下的弟弟從新喚起,自顧自的將蜜穴靠上,而且用蜜穴將我弟弟吞了下去,不愧是老手……『美鳳…妳…嗯……』我邊舔著小芳的蜜穴,邊摳著筱琪的小豆豆,還要抵抗著底上美鳳的侵蝕『我……美鳳……啊…』「姊夫…別舔那……好羞喔……那裡……」

「色姊夫…好…好舒服喔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」

彷彿三人重唱著………老李此時又上了怡菁「哇!李哥…我……嗯…」

「城哥……嗯……」

美鳳不甘示弱的吟著。

終於……這場淫亂的戲碼,在我跟老李分別射出後落幕,第二天誰也沒提,直到大家都睡醒後,互道珍重而離開了台中。

不同的是,一行四人好像更親密了……回到台北的第二天,我把小芳約了出來,帶她到通訊行去,忍痛花了18000員大洋,將V70買了送她,起初她說什麼也不願意收,說姊夫沒工作又沒收入(嗚……這倒是真的),後來我好說歹說的她才高興的收下,彷彿小情人般的依在我身邊。

當然囉,我又帶她回我家(老婆還在高雄,真有些對不起她),再細細品嚐她的蜜穴,不同以往的是,她也會主動喚起我的弟弟(當然是用嘴含囉),最後免不了演出親密的愛愛戲碼……





成人壯陽催情藥品

男性外用持久

淫蕩液態催情

男性口服壯陽

女性外用催情

頂級催情助眠

強效粉末春藥

陰莖增長增大

獨家超火RUSH

男性救星愛神

超激抓猴偵探